栏目导航

news

组织结构

主页 > 组织结构 >

刘格菘最新重仓曝光,广发小盘成长跌破百亿,基民越跌越买份额反

发布日期:2022-05-07 18:26   来源:未知   阅读:

  4月20日晚间,广发小盘162703)成长一季报出炉,让顶流基金经理刘格菘的最新持仓得以让投资者知晓。

  今年一季度,这只份额净值增长率为-16.39%的基金规模跌破百亿元,从2021年底的134.23亿元跌至98.71亿元,但总份额却增加了8.79亿份,显示出投资者“越跌越买”的特征。持仓上,该产品配置方向以光伏、动力电池、化工新材料、芯片等制造业行业为主,一季度新进锦浪科技300763)为第八大重仓股,减持了圣邦股份300661)、隆基股份601012)、龙佰集团、小康股份601127),同时,持有晶澳科技、康泰生物300601)、亿纬锂能300014)、健帆生物300529)、普利特002324)的股票数量不变,高德红外002414)、京东方A两只股票则已不在其前十大重仓股之列。

  在刘格菘看来,随着一季度金融委会议的召开,市场出现了明显的底部特征。从中长期的角度看,他对未来的资本市场并不悲观。他认为一季度的市场下跌是多重利空因素叠加下的反应,充分反映了大部分的利空预期,市场从二季度开始或将迎来结构性行情。“从产业发展以及中长期投资的角度思考,当前A股市场具备投资价值的行业非常多,希望基金投资人能够保持耐心。”

  目前,刘格菘坚定看好高端制造业的观点不变。在他看来,过去十年,中国的制造业产品复杂程度不断提升,产业链聚集效应也在持续显现。这种体系性的优势一旦建立就很难被颠覆。因此,具备“全球比较优势”的中国制造业会不断拓宽自身的护城河。

  截至3月底,刘格菘管理的广发小盘成长规模为98.71亿元,较2021年四季度末的134.23亿元下降了35.52亿元。

  业绩层面,广发小盘成长一季度份额净值增长率为-16.39%。虽然净值表现不甚理想,但该产品一季度总份额却增加了8.79亿份,至48.49亿份,期间赎回总份额为2.48亿份,申购总份额则达到了11.27亿元,显示出投资者“越跌越买”的特征。

  一季度,广发小盘成长配置方向以光伏、动力电池、化工新材料、芯片等制造业行业为主。截至一季度末,该基金股票仓位为94.62%,较前一季度末的89.59%增加了5.03个百分点。

  3月底,该产品前十大重仓股依次为:圣邦股份、晶澳科技、隆基股份、龙佰集团、小康股份、康泰生物、亿纬锂能、锦浪科技、健帆生物、普利特。

  调仓动向上,广发小盘成长一季度新进锦浪科技为第八大重仓股,持股数量达266.77万股,持股市值为5.59亿元;同时持有晶澳科技、康泰生物、亿纬锂能、健帆生物、普利特的股票数量保持不变。

  虽然广发小盘成长2021年四季度末至今依然持有普利特2817.57万股,但该股已然从这只产品的第十三大重仓股上升至第十大重仓股。

  同期,该基金减持了圣邦股份、隆基股份、龙佰集团、小康股份;高德红外、京东方A两只股票则已不再其前十大重仓股之列。

  数据显示,广发小盘成长一季度小幅减持圣邦股份从336.57万股至315.88万股,但和2021年底相比,该公司却从其第五大重仓股一跃至第一大重仓股,公允价值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重也从7.75%提升至10.45%。

  2022 年一季度,国内主要城市疫情出现反复,海外俄乌冲突对国际环境产生较大的不利影响,同时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受上述多重利空的影响,A 股市场剧烈波动。

  随着一季度金融委会议的召开,市场出现了明显的底部特征。从中长期的角度看,刘格菘对未来的资本市场并不悲观。他认为一季度的市场下跌是多重利空因素叠加下的反应,充分反映了大部分的利空预期。

  “从产业发展以及中长期投资的角度思考,当前 A 股市场具备投资价值的行业非常多,希望基金投资人能够保持耐心。”

  从企业盈利周期的角度看,刘格菘认为,以光伏行业为代表的中国比较优势制造业将会在三季度进入为期三年的确定性比较强的高速成长阶段,部分一体化龙头公司的新技术光伏电池陆续投产,产业链短板问题逐步化解,全球能源安全的诉求提升,这些都是未来行业高速成长的基础。

  从性价比角度看,经过一季度的调整,很多行业的估值水平回到了 2018 年底的位置。为此,他判断市场从二季度开始或将迎来结构性行情。

  截至目前,刘格菘坚定看好高端制造业的观点不变。在他看来,过去十年,中国的制造业产品复杂程度不断提升,产业链聚集效应也在持续显现。除劳动力成本较低外,工程师数量众多、产业体系的完备性均是中国制造业的竞争优势,意味着制造业在创新能力、综合成本、组织能力、响应能力具有综合性的比较优势。

  而这种体系性的优势一旦建立就很难被颠覆,“因此,具备‘全球比较优势’的中国制造业会不断拓宽自身的护城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