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news

www.055999.com

主页 > www.055999.com >

《武陵春》李清照释义及解析(2)

发布日期:2022-08-10 04:48   来源:未知   阅读:

  上片既极言所见景色之凄惨,心境之凄苦,所以,下片便宕开,从远处说起。李清照是极爱游山玩水的。双溪是浙江金华的名胜风景区,她想借游览来排遣心中的凄惨心境。但实际上,他的痛苦之大,哀愁之深,又岂是泛舟一游所能消释?所以在未游之前,就已经料到愁重舟轻,不能承担了。词人的设想既新颖,又真切。下片共四句,前两句开,一转;后两句合,又一转;而以“闻说”、“也拟”、“只恐“六个虚字来转折传神。试想,春日的双溪好呀,只是听说;泛舟出游,也不过是“也拟”,下面又忽然出“只恐”,抹杀了上面的“也拟”。听说了,也动念了,结果呢?还是一个人做在家里发愁。

  这首词的文思新颖,自然贴切,丝毫无矫柔造作之嫌。以船来载愁,形象笔致,将愁物质化了。在布局上,古人以“扫处即生”来评判。扫即扫除之扫,生即发生之生。先写前一段情景的结束:春光已尽,又由风住香留触发到物是人非的深沉痛苦,作者在这里才是要表现的最动人的部分。抒情诗因受着篇幅的限制,只能反映出有代表性的一个点或一个侧面。而本词这种写法,就能够将省略的部分当作背景,以反衬正文,从而出人意外地加强了正文的感染力量。

  这是词人避乱金华时所作。她历尽乱离之苦,所以词情极为悲戚。上片极言眼前景物之不堪,心情之凄苦。下片进一步表现悲愁之深重。全词充满“物是人非事事休”的痛苦。表现了她的故国之思。构思新颖,想象丰富。通过暮春景物勾出内心活动,以舴艋舟载不动愁的艺术形象来表达悲愁之多。写得新颖奇巧,深沉哀婉,遂为绝唱。

  北宋败亡后,李清照于建炎元年(1127)来到南方,故乡青州陷入金人之手,她家中所藏的大批书籍文物被焚毁。建炎三年(1129)丈夫赵明诚病故之后,金人挥兵南侵,李清照为避兵乱而只身各处流亡。绍兴五年(1135)寓居在浙江金华时写了这首《武陵春》词。这时她已经53岁了,经历了国家败亡、家乡沦陷、文物丧失、丈夫病死等不幸遭遇,处境凄惨,内心极其悲痛。这首词中所反映的正是她真实的生活片断和思想情感。

  上片首句“风住尘香花已尽”,交代的是季节特征,鲜花经过春风的摇动已经零落殆尽,只有土地上还残留些花的芬芳,说明这时已到了暮春时节。“日晚倦梳头” 是通过日色已晚而作者仍无心梳洗打扮来表达内心的哀伤。下面叙述哀伤的原因和哀伤的程度:“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在春天里花开花落年年如此,并没有新的变化,而人却与以前大不一样了,国破、家亡、夫死,她对一切都丧失了兴趣。即使有心诉说自己的遭遇和心情,也是言未出而泪先流,这比“声泪俱下” 的描写更深入了一层。她的悲哀是不可触摸的,不但不能说,而且不能想,一想到就会泪如雨下。在这里作者利用“日晚倦梳头”和“欲语泪先流”两个外在的行为具体地表达了她内心的浓重哀愁。下片一转,另辟蹊径,写道:“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听人说双溪春色还不错,诗人也曾产生了去那里泛舟的念头。她想去双溪泛舟并不是贪恋美景、游赏心切,而是要寻求一个消除愁苦的去处。不过,转而却又否定了自己的计划。“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怕的是双溪上那蚱蜢般的小船载不动自己内心沉重的哀愁。人们总是把愁怨比做连绵不断的流水,比做斩尽还生的野草,而李清照却另寻了一个新思路,说:自己的愁重得连船都承载不动。她又用“也拟”“只恐”等虚字把自己的思想活动层次清楚地表露了出来,像这样的艺术构思和表现手法实在很新鲜、奇特,所以被词论家称赞为“创意出奇”,“往往出人意表”。

  那词就是你内心的独白,真真切切,字字含情。亡国之痛,丧夫之伤,你积聚了太多哀叹与悲绪。“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多少情被融化成滚荡泪珠,只可惜,连双溪也载不动。

  少女时悠闲快活,荷花塘里“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到中年却饱经世俗之痛,东篱把酒,“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你给后世留下太多太多用心刻画的文字。每一个人,在为你痛而痛,为你忧而忧,为你伤而伤之时,都无不感叹,这个传奇女子的翩翩才华。悲欢离合,离愁别绪,只是你的柔弱的外表;没有对国家的热爱,对英雄的赞叹,又怎会有“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磅礴佳句?

  你,就如那娟秀芙蓉,娓娓低述着自己的思绪,灵动纯洁,淡雅秀丽,又掺杂着丝丝哀愁,让人垂怜,回眸,淡香许许

  溶溶月,柔柔风,吹散了思绪,映照在涟漪的河面。一朵朵飘扬的花,尽显妖娆。

  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不想多看别人的怎么注解,只想这首词的这句安慰自己的心情,回想自己经历过得物是人非。曾经的年代淹没在遥远的记忆里,只有一些依稀的情素还时而在思绪的深处浮现。感叹和怀恋,那些过去时间里的伤心与温暖。有时曾经的开心事,却比曾经的可怜更能让自己伤心。曾经伤心反而变成现在的坚强,觉得过去就该那么走过,现在没必要去遗憾,更好是看成收获。最令人伤心和承受的是人变了,更不知在天的哪一方。偶尔回想,过去稚嫩的欢笑和脸旁依旧清晰,而他们都哪儿去了,真的不知道。物事人非可能就是成长的生活,能多年后相见欲语泪先流,可真是人生的一大幸福啊!可我又能与谁欲语泪先流呢?

  夜来对着镜,懒梳头,倦梳头,装扮了,又给谁看,给最爱的人看,让他喜欢,让他赞叹,可最爱的人却死了,我又有何心思,装扮我美丽的脸,和破碎的心。

  国亡,家破,孤苦一人,心中虽有美丽绝伦的梦,虽有柔情万种的爱,可,梦,已难圆;爱,已破碎,只是让哀愁写在脸上,让泪水流在脸上,说,无处可说,爱,无处可爱,只有凄苦,随身相伴。

  我想起了那些美好的夜晚,你把我的温柔一层一层的轻轻剥去,露出我娇美可人的模样,你让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快乐,你用你的甜言蜜语,你的风流情怀,拨动了一个少女美丽浪漫的心。

  轻轻的走,倦然看着左右,象在寻找什么,又是故意在寻找什么,只是想把凄惨心思掩饰一点,倾泄一点,好让自己痛苦少一点,迷失再多一点,不要清醒的面对残酷的如今。

  是啊,晓来风急,是啊,却飞回来了旧时的雁。满地黄花堆积,何处有绿肥红瘦,何处有海棠依旧,守着窗儿,形容憔悴,梧桐叶落,更有细雨菲菲。

  思念过去,想回到过去,可风,却吹散了旧时的所有。岁月之墙,密密匝匝的阻隔了过往之路,我不能回到前,回到仍在呼吸酣眠的明诚怀中。

  记忆中,唱一曲优美的歌,回眸一笑你相视的脸,我轻轻的跑去,你笑喊着追来。

  梦中,遥远的梦,送来一种微笑。梦中的微笑,让我快乐,让我如释重负,让我轻松如昨,可待梦醒后,笑容还在嘴角,泪水却已从眼眶里轻轻流出。

  我逃避着,不愿意去面对。可终究还是这样的说出来,或许,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不是这样么?

  我们在看别人故事的时候,也喜欢把自己套在那样的一个梦境中,故事结束了,梦也醒了,多半的回忆一下,然后感叹,最后忘记。

  尘土一样的飘走,飘到盼望已久的城市。多天的轮转,轮的只是日子,转的也是规律。始终无法寻到落定的那一角,走得倒是洒脱。可是剩下的呢?每晚每晚牵扯得我心碎。

  无法完全得束傅开来,一直都紧裹着自己,想找回三年前得感觉。尝试了,努力了,坚持了,可到最后还是废弃了。在某某们得眼里,与众不同的我,到现在一样得与众相同了,路人落到我脸上得眼光再多再久。在我看来也是假象。

  妈妈说我的单纯,思想简单,象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给一颗糖果就可以高兴好久。可我自己貌似早已把这糜烂的世界摸的一清二楚了,有时候想想:如果一直孩子下去该多好,可是却还能孩子多久啊。

  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伫立在楼层的最高点,让寒风灌进我的衣领。这样我才能清醒些。放不下那些干净的回忆,总叫人飘渺不定。何尝不想果断一点,可仍旧藕断丝连。别人对自己的青睐,一直都令我心神不安。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我不想再重演了。

  这样的生活方式到底还要持续多久,即使每天快乐的飞逝着,可都没有达到我想要的一切。总让别人要幸福要好好的,可我一直迷茫着。

  硕大的天空下,繁华的城市中,何时才会亮起一盏属于我的璀璨灯火?那些年少的轻狂在十七年里也该被沉淀了。冲动过后冥想,再不容一点造作了,决定转身背对着你们,寻找属于我自己的幸福。

  放心吧,我们都会幸福的。世界的物事人非,总让人欲语泪先流。而我会让它化作一团雾气,飞散在蓝色的天空。因为蓝色才能让不安的一切学会淡定。(其中还包括我)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事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李清照的婉约词风,某个午后读起来是那么的痛彻心扉。

  个性是藏匿在心底的触点。只有孑然一身时,这触点才会越发强烈。高中里的一切让我感到苦闷,这是直抒胸臆,因为我一直相信真切。人们不再拥有年少时的真诚的眼睛,谈不上“假”这个字,因为许多人说那是“适应”,适应并非世故的圆滑,而是一种“适者生存”。无法再与年少时的朋友们真真切切地交心或许因为,那也是往事,是回不来的过去了。

  是一种成长吗?如果是,那么我离成长还是遥远的,因为,我一直相信用眼睛和心灵和真诚所看到的世界。

  心灵世界的一角,藏着父母与亲人的叮咛及祝福,另一角则充满良师益友的温馨关怀。

  一首小诗、一段旋律,就能为我勾勒一幅隽永的画面,让我神游于往日美好的时光。

  一本好书,当然也滋润了我的志趣,鼓舞我的意志,使我向往更美好的人生境界。

  不想再写下去了,多少日子来,我不能忘掉自己曾经的冲动,独自彷徨,暮然回首得想,也告诫自己。

  那些繁华似锦的年华,不知不觉中,渐行远去。挥手告别昨天,脑海残留昨日依稀的记忆,仿若诉说着我只有那段回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多少次相聚,多少次分离,在最终的诀别,留下一地空虚?蓦然回首,错过了,化作云烟,不能再来过了。

  曲未终,人已散。当时道珍惜,却没曾懂得,或许只有失去后,方才知道何叫“珍惜”。匆匆忙忙又一载,经过许多事?路过了不少人?

  忙碌的生活,没有时间沉思自己的过失,流年岁月逝去,想停下来歇歇时,青春早已不再,一地落寂,空悲然。

  “鼓琴只为知音响,世上子期有几人”,寻寻觅觅,冷冷清清,我一直在原地打转,未曾离开过。

  心房飘过多少人,有的人匆匆路过,有的人远处凝望,有的人弥留心中。叹道世上过客何其多,道一声知己难求。

  花开,香气芬芳;花落,化作春泥;花泥,滋润花朵。世事因果循环,人生若只如初见最好。

  尘世间,事也因缘而上。时间当真可冲淡一切?或许。曾经的诺言,只建立在感情还有的故事上,破灭了也失效了。

  爱过、恨过、痛过、悲过、或许时间是最好不过的一种解药。斗转星移,物是人非。曾经,易安女居士,凄凉唱道:“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物是人非,离愁别恨,不是我青春的专利,可它的沧桑和哀怨却占满了心头。语言,是划破缄默开启活跃之窗的神灵,如今,哽咽了,无言无语,泪洒遍地,是该“事事休”的时候了,放弃忧伤,摆脱遗憾,重新上路,在下一段征程上舞出华美,成为风发的王者吧,或许,用绝顶的意气挤碎不屑与颓废,这才是明智的过活。

  有项医学研究报告指出:女人的平均寿命,高于男人,因为她们较擅于抒发感情。女人流泪,世人能够接受事实,男人却没那么幸运,他们只能流汗,或流血。

  眼泪,具有逻辑上的说服力。如果无法“晓之以理”,就必须“动之以情”。费尽口舌,有理都说不清,但是眼泪一落,他马上就懂了。因为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然而逻辑分析能力,却不见得人人都有。眼泪的价值,赛过珍珠。女人几滴眼泪,就能换取一串名牌珍珠项链。情人的眼泪,价值更大。一颗颗眼泪,都是情,都是爱。因此,要记得:理性之不足,要继之以感性。

  诗人、文学家,按理说,哭功应该不逊于武将。陈子昂说:“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李清照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莎士比亚的悲剧,除了主角哭、配角哭,更重要的,是观众哭。悲剧的最高境界,是达到:与天下有情人,同声一哭。历史上的擅哭者,创造了“哭的文学”、“哭的艺术”。

  然而,感性也不能太丰富,需要有所限制。人的喜怒哀乐,如自然界的大水、大火、大风,一旦泛滥,就会成灾。因此也要记得:感性之过多,要匡之以理性。

  一般人常说:“英雄有泪不轻弹”,其实还有下一句:“只因未到伤心处。”三国时代,英雄很多,眼泪也不少。有人认为:刘备的江山,是哭出来的。三顾茅庐时,他就哭得“泪沾袍袖,衣襟尽湿”,并且泣曰:“先生不出,如苍生何!”东吴孙策,原本投靠袁术,有天夜晚,想到父亲孙坚如此英雄,自己却沦落至此,不觉放声大哭。第二天,就以汉朝传国玉玺为质,向袁术借兵南征,打下了江东根基。曹操也有感性的一面,每次痛失英才,都会哭得死去活来,哭郭嘉、哭典韦,都令众人侧目感叹。诸葛亮写《出师表》,最后说:“临表涕泣,不知所云。”他到东吴哭祭周瑜,没,还引起很大共鸣。

  开始懂了,有些人,我永远不必再等,只因我蓦然回首,灯火阑珊的尽头,你已经不再相信我,还能陪你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天明,还能赠你明媚艳阳天。

  也许,花开酴醾,你我的爱已走到了尽头。你已不再回头,我也不会苦苦哀求,流着泪说分手,你我转身,陌路,不再相认。

  桃花带露泛,立在月明里,遥望星空,明月又照彩云归,我们却回不去了,犹记得,你我牵手走过的夜晚,月儿笑弯了。

  也许,你不知,我一个人温习了,我们曾经熟悉的路,熟悉的街口,熟悉的亭台楼榭,熟悉的歌声,熟悉的一切,却发现,竟陌生了,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也许,爱情终究是带刺的玫瑰,敢爱就不要怕疼痛,还有伤痕。如此,爱有多深伤就有多痛,时过境迁,我不再是你最爱的人了。

  也许,从此以后,美人如花隔云端,你是我,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一朵圣洁的莲花,人人咏叹而不敢亵渎的一朵幽雅芬芳的百合花。

  也许,爱断了线,就像风筝断了线,再也落不到了起始的地点。终于明白,为什么你走以后,我总是仰望天空,任泪水顺颊而过,成了望极天涯不是归路的断肠人。

  百草折断,树叶飘零,万物萧瑟,山川寂寥。春夏的繁阴翠绿变得枯黄惨淡,原本生机盎然的世界变得萧条冷落,原本鲜活的生命化为尘土。此情此景常令诗人们生发出人生的千愁和生命的百恨。于是,有了“韶华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的怨恨之情;有了“生命何其短,譬如朝露”的感伤之意。而万物的生生不息,四季的轮回更替,宇宙的浩渺无穷与人类生命的白驹过隙更增添了文人墨客们的几多无奈,几多惆怅。“羡长江之无穷,哀吾生之须臾”的苏轼,“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的李白,“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的李清照,哪个能面对秋风、秋色、秋容不发出“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悲情呢?哪个能摆脱“逝者如斯夫”的生命感伤呢?这些惊天地、泣鬼神的生命悲愁渗透,让我们领悟生命的真谛,从而珍惜生命,敬畏生命,更能怜惜人类中那些弱小、卑微的生命。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这伤感的诗句以往只在书中读到过,然而今天,当过去的几年转眼即逝后,蓦然回味,却真正理解了它的含义。

  曾经认为自己是天才,并自命不凡地认为“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会来。深信“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还千万次地在自己脑海里设计人生中的鲜花和掌声。然而随着时光飞逝,这千万的梦想却像枯叶一样的漂落,只在现实中留下千万苦涩!多少次轻轻重重的磨难,在我的心中结满了心灰意冷的网,那份内心的热血,那份锐气,那份雄心壮志,统统被挤得无处藏身。

  于是我变得老气横秋即大为的思想,学会了吃不到葡萄还说葡萄酸,年轻的朝气不见了,曾风风火火的步伐也停止了,我开始相信;无为即大为的思想。

  然而,当一个人独处静思时,恍然醒悟,上天还曾赐给了我一份踏实的工作,我应该为此而满足。而如今想回到过去几乎太没可能.又一年要开始了,带着我的欲望、幻想和满足.有时你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平庸,你就是一个空气中的一粒粉尘而已. 我希望能够找回自我,不希望再这样存在下去,这样的我是一个不能够完全负责任的我,是对不起养育自己父母的寄生虫。我希望找回自我,为的不是肉体的解脱,而是精神的提升、灵魂的回归。如果我能找回自我,那该是多好的事呀,如春天般的美丽,如夏天般的炽热,如秋天般的殷实,如冬天般的回味

  把一切都看淡,才发现原来天依然是那么蓝,阳光依然那么灿烂,海水依然那么清澈,花儿依然那么娇艳,鸟儿依然能自由地飞翔,自己依然能笑得那么甜,生活依然是那么美好。

  我身上两个自我。一个好动,什么都要尝试,什么都要经历;另一个喜静,对一切加以审视和消化,正如罗曼罗兰所说的是“一颗清明宁静而非常关切的灵魂”。仿佛是她把我派到世界上,鼓励我拼命感受生命的一切苦难和欢乐,同时又始终关切的把我置于他的视野之中,随时准备把我召回他的身边。即使我在世上遭受最悲惨的灾难和失败,只要我识得返回他的途径,我就不会全军覆没。它是我的守护神,为我守护着一个任何风雨都侵袭不到也损坏不了的家园,使我在风雨飘摇的日子里也不至于无家可归.在任何困境中百折不挠永不低头的强者。